产业大发展 开放新潮涌——大湘西迎来产业转移黄金期

2018-12-07 20:51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20150419102016006c.jpg

  旅游业已成为湘西州支柱产业 CNS图


  □ 湘声报记者 陈尽美


  11月25日,第四届全球邵商大会召开,世界各地邵阳商会会长与300多名邵商代表齐聚一堂,共商家乡发展大计,场面火热;


  11月27日,怀化市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项目对接签约会,5个项目现场签约,投资额达13亿元,其中世界500强企业项目2个,成果斐然;


  11月28日,2.2万人与6073台大型机械同时上阵,张吉怀高铁吉首段首座隧道顺利贯通,激动人心。


  近日,国家级产业转移示范区加入了新的血液——邵阳市、怀化市、湘西自治州。湘西三市州努力抓住产业发展的黄金期,扎实做好承接产业转移这篇大文章,着力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加快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智能升级

  传统产业按下快进键


  打火机、书包、皮具、小五金……邵东县工业品市场有中国小商品市场鼻祖之称。


  一只不起眼的小商品能产生多大的经济价值?湖南东亿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的生产能告诉你答案:2017年,该公司年产高中档塑料打火机200亿只,实现年产值达45亿元。


  当湘声报记者走进东亿电气公司,发现一个诺大的组装车间,只有5个人在工作。如此高效率的生产是如何形成的?


  东亿电气近年来共投入3000多万元,将打火机充气、试火、质检等13道工序进行技术升级和自动化改造。公司总经理陈书奇介绍:“目前的产能以前需1.5万人,现在只需要2500多人,而且产值保持了年均15%至20%的增速。”


  作为劳动密集型企业,产业升级的底气在哪里?


  2016年,邵东县与佛山市广工大数控装备协同创新研究院合作,组建邵东智能制造技术研究院,帮助企业设计制造自动化设备。依托研究院引进的湖南飞拓自动化技术有限公司,便是为东亿电气定制生产打火机的全套智能设备的幕后“操盘手”。


  与此同时,打火机行业转型成功的经验,被邵东县委、县政府“复制”到皮具箱包、小五金等传统行业。如今,邵东县打火机出口居全国第一,箱包年产量居全国前四、中小学生书包占全国七成市场份额……“我们希望通过智能制造来改造传统产业,推动加工贸易上一个新台阶。”邵阳市委书记龚文密介绍。


  从制造到智造,产业转移倒逼企业转型升级,为企业迎来了提质发展的好机会。


  在吉首,湖南东方红住宅工业有限公司通过产业升级,生产的装配式建筑,10个工人可完成100人的工作量,让建筑工人向产业工人转型,免受风吹日晒之苦,而且每一块装配建筑上都印有二维码,既可溯源,又可告知安装要点。


 怀化经济开发区文化创意产业园.jpg

  怀化经济开发区文化创意产业园


  11月27日,是湖南合利来智慧显示科技有限公司在怀化高新区开门大吉的好日子。“我们新研发的LED显示屏,能与人实现互动感应。项目全部建成后,前5年至少可实现销售收入30亿元,税收约1亿元。”公司董事长、85后舒灿指着一块大型LED对记者说。


  舒灿的信心从何而来?109项发明专利,四层车间均安上了崭新的全自动装备,这让他的公司在产业转移中升级,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找准特色

  抓好园区平台主阵地


  地处吉首市南端的湘西经开区,曾是荒村坡落。如今,这里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成为武陵山区一座现代化新城。


  “之所以发展得如此之快,靠的是园区大力发展特色经济,紧紧抓住沿海地区电子信息产业内迁的契机,明确把电子信息产业作为全区布局发展的战略主导产业。”湘西经开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陈文君介绍。


  10月29日,湖南星际动力新能源有限公司开始试产,便实现了日产20万支动力电芯、电池、移动电源的产量。公司董事长温玉湘感叹:“湘西经开区对公司实行一对一的服务,有问题立马解决,政府服务质量比深圳还优。”


  位于武陵山脉和雪峰山脉过渡地带的泸溪县高新区,区位优势不算突出,但这里崛起了一个引领行业的高性能复合材料特色产业园,园区企业生产的微细球形铝粉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达50%以上,并被评定为湖南省首批“承接产业转移特色基地”。


  “我看重园区的产业集聚效应以及泸溪县良好的营商环境。”湖南金昊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代水介绍,2017年,公司完成销售收入2.1亿元,上缴税收942万元。


  “我们产业转移的平台,落到实处,就是‘四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湘西州委书记叶红专介绍,“近年来,我们着重打造旅游景区、农业特色产业园区、工业集中区和商贸物流区‘四区’建设,使东部产业与‘四区’高效对接,形成‘一县一园区、一区一特色’的发展格局。”


  立足当地特色,大力发展园区经济,这是记者在湘西三市看到的共同景象。邵阳将着力打造“一谷两基地”,即“特种玻璃谷”,家居电器、小五金智能制造基地,动员天下邵阳人建邵阳;位于怀化经开区的广告创意产业园,已累计入园172家企业,2017年产值近12.5亿元。


  走进怀化九丰智能观光大棚,仿佛走进了一个现代化农业大观园。“运用我们的生产技术,西红柿一年可产两季,亩产6万斤,且不施农药、化肥,而传统方式生产的西红柿亩产不到1万斤。”九丰农业园生产经理冯树珍介绍。此外,该园区还配套了海洋科技馆、冰雕乐园、农业科技科普培训等功能,从今年6月开园至今,已实现旅游收入4000多万元。


  省政协副主席、怀化市委书记彭国甫表示,“我们将依托怀化高新区、怀化经开区和13个省级工业集中区,坚持走‘名、优、特、科、高’产业发展之路,力争到2020年培育百亿园区10个,千亿园区1个”。


  因地制宜

  提高资源禀赋含金量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怀化市与湘西州同属武陵山片区,这里山清水秀,森林覆盖率高,两地农产品加工业、生态文化旅游、医养健康(中药材)等产业拥有良好的资源禀赋和发展基础。


  “湘西州以茶叶、油茶、猕猴桃和中药材等为主的特色种植业规模已超过350万亩,用好湘西特色资源,对企业发展如虎添翼。”洁宝日化(湘西)有限公司行政总裁陈文胜告诉记者,作为一家专业生产面膜等日化用品的企业,这是其从东莞搬到吉首发展的重要原因。


  与湘西州相邻的怀化是“中药材之乡”,中药材资源蕴藏量居全国第二、湖南第一。立足这一自然优势,怀化市充分挖掘当地中药材经济价值,近年来医药健康产业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势头。截至2017年底,全市医药集群实现产值45亿元,高新技术产值更是占集群总产值的70%以上。


  湖南正新集团是怀化医药行业最具代表性的企业之一,依托当地丰富的药材资源,通过产学研融合,正清集团已成为医药制造行业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怀化市唯一一家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该公司生产的正清风痛宁等中药产品,年产值超过20亿元。


  千姿百态的奇山奇石,浓郁的苗族风情,优美动人的传说……近年来,通过创新发展理念,湘西州在承接产业转移过程中立足自然环境与山水人文特色,逐步形成了生态文化旅游这一主导产业。


  2016年,湘西州引进的吉首秀兰大德夯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充分利用矮寨大桥、德夯苗寨等周边区域的巍峨风貌,将其打造成为继凤凰古城、芙蓉镇和里耶古镇之后的又一大核心景区。


  秀兰大德夯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姚源波介绍,矮寨大桥景区独具韵味的峡谷奇观与湘西文化内涵,为游客提供了全新、立体解读湘西山水人文的功能。


  据统计,湘西州以旅游业为重点的第三产业,对GDP增长贡献率超过80%,旅游业直接和间接从业人员36万余人,带动全州9万人脱贫。


  脱贫攻坚

  家门口就业摘下贫困帽


  作为精准扶贫的首倡地,地处武陵山连片特困区的湘西自治州目前仍面临比较重的脱贫攻坚任务。而产业转移为湘西州扶贫攻坚按下了“快进键”。


  在深度贫困县泸溪县,有2万余贫困人口,45岁的王长明便是其中一名。但这两年,他成为湖南金昊新材料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工人后,很快便摘掉了“贫困帽”。“以前收入实在是太低,一亩地一年仅有1000多元收入,现在我一个月就能拿到3500元左右,而且可以就近照顾家人。”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王长明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作为泸溪县承接贫困劳动力脱贫就业示范企业,金昊新材料公司总经理李代水认为企业有责任参与到扶贫中来,他介绍:“公司的贫困劳动力用工占比26%,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有75户98人。企业每年为贫困劳动力发放工资318万元。”此外,金昊还在泸溪县有自己的扶贫联系村、重点贫困户的联系人和联系点。


  以产业转移带动脱贫的企业,在泸溪高新区还有很多。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泸溪县将贫困户集中安置在泸溪高新区,由园区企业吸纳贫困户就业。


  “我们对企业入驻的要求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在其员工中的比例至少要达15%。”泸溪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田熙学介绍,“目前,产业扶贫已帮助当地近3000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相继脱贫,他们月收入普遍达到3000元至4000元,预计明年可实现全面脱贫。”


  据了解, 2014年到2017年,湘西州累计脱贫40.88万人,贫困发生率由31.93%下降到了10.41%,转移劳动力到沿海发达地区就业不仅为湘西州脱贫攻坚带来了实效,也为湘西承接产业转移奠定了劳动力基础。


  “湘西州有80万人在外打工,其中有23万是贫困人口,发达地区给我们培养了一批熟练的工人,走出去,再回来,为我们承接产业转移提供了非常好的条件。下一步,湘西州将通过依托现有园区,引进一批文旅、农业、商贸物流等企业,助力脱贫攻坚和经济高质量发展。”叶红专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