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鬼魅王江落网后,才归大庙见新天”——刘正与修复南岳大庙  

2016-08-19 17:48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蒋垂国 


  刘正老去世整整10年了。

  

  刘正老是省领导,却与南岳有不解之缘,一直支持南岳大庙的建设。因我在南岳工作,20多年里,与他接触不下百余次。

  

  1986年7月,时任中共湖南省委副书记刘正到南岳视察。我以南岳区委副书记身份作为主要陪同者,与刘老待了4天,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刘老。

  

  那次,我陪同刘老参观了南岳大庙、忠烈祠、麻姑仙境、磨镜台、祝融峰。第二天又参观了藏经殿、福严寺、南台寺等处。在参观南岳大庙时,他对我们说,解放前我在南岳庙东廊房内读书,学校为国立师范学院。庙内东有8个道观,西有8个佛寺,都是泥砖青瓦建成。寺寺观观皆有神像菩萨。每逢赶8月,南岳庙内香火鼎盛,四方香客前来拜佛,络绎不绝。现在东边八观、西边八寺只剩下断垣残壁,庙内杂草丛生,只是保留了中轴线上的几进房屋,社会各界对南岳庙的批评很多,说是“庙大而空”。你们要想办法把南岳庙修好。

  

  参观大庙正殿——圣帝殿时,刘老问,圣帝菩萨是怎么来的。当时文物所干部旷光辉说是《封神演义》中的崇黑虎,又说是祝融神。参观辖神殿时,刘老看到神坛上只摆着三个神像,而整个大庙在刘老参观时只有四尊神像。

  

  刘老问:过去南岳庙的神像很多,现在为什么只留下四个?我说,据调查,文化大革命前,南岳区境内大小寺庙有30余处,有各种菩萨和神像1500余尊。南岳庙内原有800余尊,文革中被作为封建迷信都打光了。1967年岳云中学红卫兵打圣帝菩萨时,是用绳子扯着菩萨的脖子、用锯子和斧子锯开斩断的,圣帝菩萨肚内还藏了不少茶叶和谷壳。现在的圣帝菩萨是早两年塑的,辖神殿内的三尊神像是关公、关平、周仓三人。当时没有被毁,是因为南岳庙在文革中进驻了部队。解放军把辖神殿作为仓库,神台内的三尊神像用布蒙上改为供奉毛主席像的忠字台才未被损坏。

  

  刘老感慨万分,当即在南岳文物管理所写下一首七绝:“莫言黑虎法无边,浩劫临头亦受牵。鬼魅王江落网后,才归大庙见新天。”刘老还深有感触地对我们说,南岳庙历经沧桑能够保留下来,凝聚了古往今来多少劳动人民的心血。在我们共产党手里,一定要想方设法把它恢复好、保护好,这样才能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子孙。

  

  1988年和1991年,刘老又两次到南岳视察,都明确提出要重修大庙。两年后,我出席省政协会议时,向时任省政协主席刘正老当面汇报了全面修复南岳大庙的设想,得到了他的大力支持,并具体指示说,要请省内在建筑设计上有名的湖南大学古建筑专家设计。他说,湖大教授杨慎初是国内有名的古建筑专家,你可与他联系设计事宜。1994年4月,南岳大庙辖神殿、北后门终于正式动工改建。

  

  由于刘老和其他省领导的重视,省政府办公厅曾下发《关于同意全面修复南岳大庙的批复》的文件,成立了全面修复南岳大庙委员会。该文件于1995年12月30日下达后,我又赴长沙向刘老请示汇报。刘老说,全面修复南岳大庙,是一件千秋功德的大事,要进一步扩大影响,介绍我去北京找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老担任全面修复南岳大庙的名誉主任委员。1996年5月,赵朴初老不仅接受担任“全面修复南岳大庙名誉主任委员”的邀请,还给我们题写了“天下法源”的条幅。

  

  南岳大庙在解放前后就被一些学校占用和南岳周围居民借住,至1994年,尚有占用庙产的居民49户,占用庙产单位的有衡山县光荣院、福利院和林业站,这三个单位占居面积近7000平方米,居民占用面积也近3000平方米。全面修复南岳大庙,个人和单位占住者的搬迁是最头痛的事。我记得,从1986年开始,衡阳市政府和南岳区政府领导为此召开过不下十次会议,均未能彻底解决搬迁问题。最后还是在刘老过问下,终于使衡山林业站、光荣院、福利院等顺利搬迁了。

  

  刘老还是个很重视文字的人。记得他署名的《湖南省全面修复南岳大庙碑记》,不知费了他多少心血。早在四年前,他就提出了整体写作构想和思路,指出碑文不但要讲南岳修庙,还要讲南岳的风景名胜,不光是修庙记,还要成为宣传南岳的名文。我们请人先后写出八稿,最后才由他斟字酌句定稿。

  

  恢复水帘洞景区的建设,刘老也殚精竭虑。1988年7月,全省农村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在南岳磨镜台召开,当时他是省委副书记。会后,我陪刘老和时任省教委主任龙禹贤等参观了祝融峰、方广寺、藏经殿、水帘洞等南岳的老四绝景点。在参观方广寺时,当时没有公路,我们一行十几人带着干粮,步行下山踏勘了方广寺、二贤祠、石涧潭以及虎形山的原始次森林,中午就在方广寺吃自带的干粮。

  

  在石涧潭原址,我说这里是明代遗留下来的建筑。刘老非常重视,要我拍照作为历史资料留下来,还说朱熹、张南轩到过这里,王船山在方广寺隐居了十多年,这里的文化蕴藏深厚,一定要保护好。

  

  从方广寺爬山返回磨镜台时,已是下午5点了。当天一行十多人,数刘老年龄最大。就餐时,我说,“刘老今天很辛苦,很疲劳了,明天就不要参观了。”刘老说,我是第一次到方广寺,看了很高兴,疲劳也没有了,待将来有条件时,把方广寺、二贤祠、石洞潭再维修一下,在王船山著书立说的地方续梦庵建一个王船山纪念馆,再从五公区修一条索道下去,将来又是南岳一个重要景点。

  

  第二天,我陪同刘老到水帘洞参观。当时水帘洞还没有开发,其所在地村党支部书记胡泗生告诉我,水帘洞原来山上树木茂盛,泉水长流不断,尤其是瀑布虎啸龙腾,蔚为壮观。1962年,时任省委副书记周里在水帘洞蹲点,在水帘洞源头建了一个水库,就没有瀑布了。

  

  刘老边走边看说,“我解放前在南岳大庙东长廊内读书时,除了看南岳古镇和南岳庙外,来得最多的是水帘洞,那时水帘洞两旁古树参天,水帘洞瀑布细水长流,是我们学生消暑闲游的好地方,这次来看,过去的情趣一点都没有了,你们南岳区委和政府要把恢复水帘洞景区作为一件大事来抓。”

  

  因水帘洞水库是周里同志在南岳搞点的工程,改建要征得周里老同意。不久,刘正老又来南岳,对我们说,“我已找过周里老了,周老说在水帘洞搞旅游开发他同意,还说我是省旅游领导小组组长,这件事由我做主好了。”后来,很快就成立了以我为指挥长的“南岳水帘洞景区建设指挥部”。通过紧张的施工,开辟了水帘洞瀑布,修了人行石板路,重新油刷水帘洞两旁摩崖石刻300余处,还新建了三座亭子和两座人工桥。水帘洞景区于1997年正式对外开放。

  

  斯人已去,音容犹在。20余年与刘正老的交往历历在目,让我感慨万千,不由得想起2000年刘老来南岳时赠我的条幅:“梅花香自苦寒来——垂国同志参与重修岳庙贡献良多书此以资纪念”。其实,对南岳的建设刘老贡献才是最多的,如果没有刘老的支持,也许南岳还是另一个样子……

  


上一篇:  南洞庭观鸟
下一篇:  难忘三江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