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下修桥人

2018-07-29 17:25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湘声报 

图/湘声报记者 闫利鹏 文/湘声报见习记者 陈尽美


15.jpg

焊工在进行焊接作业,他们头顶的工人要不时调整风扇位置对作业人员进行降温


0.jpg  

  工人每天要进行5次洒水作业,对混凝土进行养护


11.jpg7.jpg

112.jpg

  湘府路快速化改造工程施工现场,高温下的修桥人



  入伏以来,湖南迎来了今年最热的一轮高温天气。烈日炙烤下,长沙湘府路快速化改造工程工地上,许多工人仍坚守在岗位上。


  上午10点半,太阳逐渐开始毒辣,地表的温度在不断上升,高空中的钢筋架也变得滚烫,来自山东菏泽的85后中帅,正在绑扎钢筋。炙热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汗水涔涔而下。


  “现在还不是最热的时候,下午刚上班时更热,要喝好几大瓶水才扛得住。”中帅告诉湘声报记者,他修湘府路高架桥已有两年多,到湖南工作已有4年时间,还修过万家丽路高架桥、株洲的一条高速公路。


  已有近10年的施工经验,扎钢筋对中帅而言已轻车熟路。他的手指关节上布满了浅褐色的伤痕,小腿上也有一块伤疤。“高空作业要踩铁架往上走,有时候如果沾了雨水或者汗水就会比较滑,受点小伤是在所难免的。”中帅说,他对现在的工作还比较满意,虽然累点,但是收入还可以。


  33岁的中帅一年只能回家一两次,平时只能通过电话与家人联络。即使现在是暑假,因为妻子要照顾家里的老人,也无法带孩子来长沙和他团聚。


  与穿着短袖的中帅相比,烈日下,32岁焊工袁磊,从头武装到脚在工作。高温里焊接就像蒸桑拿,闷出的汗从身上流到腿上再流到鞋子里,鞋子里的汗水都能倒出来,踩到地上,一脚一个湿印子。


  “穿厚了,会中暑。穿薄了,容易烫伤。我们一年到头都不能穿短袖。”袁磊说,他已有8年的焊接经验,焊工是特殊工种,即便地表温度达到四五十度,工人还得戴着厚重的焊帽。焊接时,火花四溅,周围的温度也随之剧增,脸也被烤得通红,汗水淋漓,用袖子一擦,脸上刺痛刺痛的。除了热,他们最怕的还是被火花打眼,一不注意,火花溅到眼睛上。那就更疼了。


  上午11点半,高架桥下,90后大学生卢天鹏,正在路边和几名队友对将新建的桥墩进行测量。他们已经在烈日下工作3个多小时,细密的汗珠渗透黝黑的脸庞,蓝色的工作服被汗水浸湿黏粘在背上。


  卢天鹏是江西人,去年3月来到长沙。当被问及是否辛苦时,他开朗地笑答:“太阳是大了点,但是既然选择了这行就得认真去干。”


  “Ⅱ标段的工人来自全国各地,有三四百人,年龄多集中在40至50岁之间。”隧道股份上海城建湘府路快速化工程Ⅱ标段宣传专干李龙告诉湘声报记者,因为天气炎热,施工队调整了作息时间,分白班和晚班进行施工,白班在上午11点以前下班,下午3点以后上班。施工时都把水配足,食堂饭菜尽量丰盛,宿舍都装有空调,目的就是让工人能吃好、住好、休息好。


  夏日晴好天气多,正是抢工期的好时候。Ⅱ标段项目副经理刘浩介绍,湘府路快速化改造工程是湖南首个采用预制装配式施工的市政桥梁工程,具有绿色环保、提高工程质量、节省工期等特点。同时为了减少对沿线交通的影响,箱梁吊装架设施工一般在夜间进行,对市民出行不会产生较大影响。


  一个个桥墩,正在湘府路上拔节生长,一块块桥面,向着高架桥全线合龙进发,一群修桥人,改变着这座城……


21.jpg

  临近黄昏,白班工人与晚班工人准备交接


16.jpg

  烈日下工人补充水分


26.jpg

  工人走在预制钢板组合梁上进行吊装前的检查


19.jpg

  焊工穿着厚厚防护衣在进行作业


23.jpg

  预制钢板组合梁吊装施工现场,工人在调整预制钢板组合梁的安装位置


20.jpg

  为了躲避高温,工人会选择在早晚进行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