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政策实施10年,免费师范毕业生工作现状如何?  受益者,逐梦者

2017-09-15 09:47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网 

免费师范生政策大事记

  2007年3月

  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在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实施师范生免费教育。

  2007年5月

  国务院决定在教育部直属的6所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陕西师范大学和西南大学)实行师范生免费教育。免费师范生毕业后,经考核可录取为教育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在职学习专业课程。

  2010年

  教育部决定进一步扩大“农村学校教育硕士师资培养计划”,并与“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教师特设岗位计划”结合实施。

  2011年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免费师范毕业生就业相关政策的通知》,规定了可以跨省就业的三种情况:志愿到中西部边远贫困和少数民族地区中小学任教的;在学期间父母户口迁移至省(市、区)外的;已婚需要迁移至配偶所在地中小学任教的。

  2013年

  新增省部共建师范院校江西师范大学为免费师范生培养高校。

  2015年

  新增省部共建师范院校福建师范大学为免费师范生培养高校。

免费师范生的教学方式更注重体验和实践。 (CNS图)




政策实施10年,免费师范毕业生工作现状如何?

  受益者,逐梦者

  2007年3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在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实施免费师范生教育政策。

  到2017年,免费师范生政策已实施10年。

  免费师范生毕业后的工作现状如何?他们是否如约回到生源地任教?当初他们的职业理想实现了吗?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9月2日,长沙县泉塘中学开学第一天。担任初一班主任的盛宁,完成了51位学生的报到工作。

  新的学期,刚从西南大学毕业的免费师范生盛宁,担任班主任和6个班的政治学科教学任务。

  “有压力,也有点紧张和忐忑,因为带的是初一,需要花更多的精力与学生相处。我觉得有能力胜任班主任这个岗位。”盛宁话语中满是自信。

  “当时我是在报志愿的时候才知道有招免费师范生,我觉得女孩子当老师挺好的,而且上学不交钱还发生活费,毕业之后保证有编有岗,没有太大的就业压力。”盛宁回忆4年前决定报考免费师范生的原因。

  4年的学习,盛宁接受了专业的师范教育。她从未质疑过自己当初的报考决定,她想回湖南,把学到的、看到的、听到的带回家乡。

  “高中地理老师周维对我的帮助很大,不仅仅是高中,我进入大学后,他也经常鼓励和帮助我。正是受到老师的影响,我也热爱上老师这份职业,也想像老师一样,帮助自己的学生,让他们成为更好的人。”盛宁说,她也有去长沙市区工作的机会,但是她选择家乡的泉塘中学。“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是免费师范生政策的要求,也是她的初衷。


  “我享受教师这份职业”


  同样毕业于西南大学的李姣,是2011年全国首批毕业的免费师范生。如今,已是她扎根教育一线的第七个年头,刚送走一届高三毕业生,其中一位学生也考上了西南大学免费师范生。

  “自己当年是在老师的指导下选择了师范,享受了免费师范生教育,非常感恩老师培养了我,而我也一直努力做一名合格的教师。”说起当年的师范生涯,李姣对母校充满了感情。

  入大学前,李姣就与西南大学和湖南省教育厅签订协议,承诺毕业后从事10年以上中小学教育。入学后,也曾有过就业的迷茫和是否能够继续深造的困惑,但师范教育不仅仅让李姣在专业上得到深造,也让她坚定了职业信念。

  2011年,大学毕业的李姣回到家乡长沙县一中任教,与她同一年进校的还有两位免费师范生。当时不招应届毕业生的长沙县一中,对3位刚毕业的应届免费师范生并没有特殊关照,甚至不少人持观望态度。

  “教育就是用学生成绩和教学质量说话。”李姣说。课堂上孩子们的点滴进步,都是刚毕业的老师付出努力的结果。半年后,优秀的教学成绩让3位免费师范生得到了学校的认可。

  2014年,李姣调到母校长沙县实验中学任教。她坦言:“在曾经培养我的母校任教,这里有当年教过我的老师,现在成为了我的同事,都对我关爱有加,更有亲切感和归属感。”在这样的环境下,李姣快速成长,荣获全县“旺佳”优秀班主任,她的课还获评市级优课。

  李姣一直很关注免费师范生政策。“现在政策越来越灵活,我是政策的受益者,我也越来越喜欢和享受教师这份职业,10年约定期满后,我还是会继续从教。”


  “努力让选择变更好”


  “我是免费师范生政策的受益者,不但免了4年学费,就业不用担心,去向是家乡,还可以从事一直热爱的工作,再好不过了。”长沙县实验中学教师刘剑说,目前长沙县的免费师范生有50平方米的教师公寓居住。201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的刘剑对这一切很是满意,相对于同龄人来讲,他觉得自己的发展空间和步伐稳健得多。

  当年高考,在家人的支持下,刘剑详细了解了国家免费师范生政策,选择提前批进入北师大读免费师范生,毕业后通过“双选会”来到长沙县实验中学任教。

  在谈到有学生报考了师范生之后会抱怨,甚至对未来职业感到迷茫时,刘剑有自己的看法:“因为在选择成为师范生的时候没有看到当前选择对未来的影响,选择成为师范生其实是在选择职业,是在选择一种独特的生活方式,也是少数人选择的人生。”

  “很多时候我们不能选择最好,只能努力让选择变好。”每当看到昔日同窗或是求学国外,或是供职名企,刘剑总会这样提醒自己走好现在的路。

  刘剑的同事宋亚周,高考时,原本打算报考军校的,在班主任的建议下,选择了就读陕西师范大学的免费师范生。“参加工作后,4年的执教经历让我的人生理想越来越清晰,尤其是和学生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现在一边当老师,一边读在职研究生。”宋亚周说。


  期待完善免费师范生政策


  长沙县实验中学青年教工团主任、高一信息技术老师刘曾,2012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

  “在读期间,与其他院系学生相比,我们在大学这种学习知识的重要阶段,相对接触的面和经历要少些,出国、培训等受到一定限制。”刘曾坦言,由于有了免费师范生的“帽子”,毕业后的职业就是老师。在读期间,免费师范生中确实存在学习积极性不高的现象,如果再来一次,他一定会让大学生活更精彩。

  有报道说,免费师范生在读期间的退出机制不够灵活,毕业后选择就业的灵活性却很高。工作5年,刘曾表示会一直坚守在教师工作岗位上。

  免费师范生都赞成国家这一政策,让他们在教师岗位上找到了获得感,愿意长期从教,对于就读期间的退出机制、发展空间受限等问题,希望进一步得到完善。

  

公费师范生感言

  我满满的幸福感

  李宛静 桂东县桥头中心小学

  时光似箭,今年是我走上教师岗位的第6年。

  我不是一个从小就立志要当教师的人,在读师范和任教的这些年里,我也曾怀疑甚至后悔自己的选择:当普通话老师说“李宛静和肖海霞是我们班普通话最糟糕的两个人”的时候;钢琴课上,我的小短手跨不了八度的时候;小组试教站在讲台上,腿脚发抖心跳加速说不出话来的时候;习惯了长沙的繁华,要回山沟沟的时候;实习时,和同学躺在外面下大雪里面下小雪的宿舍里回忆的时候;和朋友对着又莫名其妙熄灭了的煤炉子抱头痛哭的时候;学校安排我去教全校最让人头疼的二乙班的时候……

  走上工作岗位,我打心眼里爱上了这份工作,它带给我满满的幸福感。当学生伸出黑黑的小手心“老师请你吃糖”的时候;收到学生送的狗尾巴草花束的时候;收到学生节日短信祝福的时候;嘴角起泡上完课第二天学生带来土鸭蛋告诉我“妈妈说炖水降火”的时候;出门培训学生叮嘱“老师你要早点回来”的时候……

  上班越久,我就越迫切地渴望能够提升自己,只有自己有一桶水,才能给学生一杯水。


  融入那片山那方水

  

  郭奇峰 桂东县普乐九年一贯制学校

  作为一名定向师范生,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我被分配到了桂东县普乐镇红洞苗圃希望小学,一所距离县城50多公里的偏远村小,一所只有4个老师、48名学生的“麻雀小学”。

  当我走进教室看到一个班只有8名学生的时候,我才深刻领会到了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的大好青春居然会献给这样的一个穷乡僻壤。曾经脑海里描绘的为家乡教育事业奋斗的画面瞬时破灭,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自己该从哪一步着手。

  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从最开始的不认同,到慢慢的适应,到后来的热爱。在我看来的一所落后的小学,在孩子们的眼中如同天堂的乐园;在我看来卑微的小学教师,在其他老师眼里却是新鲜的血液。我俨然成为了整个学校的未来,所有孩子的希望!慢慢的,我卸下所有抗拒,用心去热爱这一片土地。

  我开始和孩子们玩游戏,开始在课堂上讲小故事给我的8个学生听,开始拿着笔记本电脑放动画片给学生看,开始放学后去学生家里玩耍,和孩子们上山采蘑菇、摘野果、挖野菜,开始慢慢地融入那片山那方水。

  在那里工作的一年,是我过得最幸福的一年。学校虽然只有4名教师,但是我们相处得非常融洽,就像家人一样。虽然只有48名学生,但是每一名学生都像活泼可爱的天使。学校虽然没有很好的硬件设施,但是我能感受到每一名学生在学校里都是幸福快乐的。


湖南公费师范生政策小史

  2006年,湖南在全国率先启动实施初中起点专科五年制农村小学教师定向培养专项计划,学生的学费、住宿费、教材费、军训服装费由省财政支付,学生毕业后需回生源地农村学校服务不少于5年。

  2006年底,湖南省教育厅在全国教育大会上作为公费培养师范生典型,汇报了湖南公费培养师范生工作,引起教育部高度重视。

  2008年,湖南启动本科四年制公费师范生招生计划,学生毕业后需回生源所在地农村学校服务不少于8年。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湘西调研提出“精准扶贫”后,湖南公费定向师范生培养成为精准扶贫的重要举措,培养规模、经费、项目和类型都有了较大幅度增加。

  2015年12月,省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印发<湖南省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实施办法>的通知》,明确提出逐步扩大公费定向师范生培养规模,到2020年,公费定向培养师范毕业生成为全省义务教育阶段乡村教师补充的主渠道。

  截止2016年7月,湖南各级财政共安排专项培养经费共7.76亿元,其中省级财政6.12亿元。

  本版稿件均由湘声报见习记者罗艳芳、董智齐采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