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回望 | 南岳游干班:国共两党合作培育抗日军事人才的摇篮

2016-12-11 15:09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 




  国共两党合作培育抗日军事人才的摇篮 

  南岳游干班: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硕果

  



  

  汽车沿着南岳衡山集贤峰旁的白龙潭向上徐行,经过“白龙村”路碑,右转两分钟后停下。路的右侧荒草丛生,锈迹斑斑的铁门后,芭蕉树掩映着一座斑驳的青砖房。

  

  “这就是当年南岳圣经学校的旧址之一,蒋介石曾多次在此居住,被称为‘委座官邸’。”76岁的南岳文史专家曾瀛洲跺了跺脚下的地,“这下面都是防空洞”。

  

  来往游客鲜少知道,国共两党在此合作创办了三期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为正面战场培训了3042名抗日游击骨干。

  

  1938年11月至1944年2月,南岳衡山一度成为正面战场的抗战指挥中心。蒋介石八上南岳,先后主持召开了4次高级军事会议,研讨战略和江南战场问题。

  

  抗战期间,国共开展第二次合作,1939年2月在南岳创办的游击干部培训班成为两党军事合作的结晶。

  

  共产党提议创办游干班

  

  南岳游干班的创办,是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的成果。

  

  1938年10月底,广州、武汉相继失守,南昌告急。10月25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从武汉迁至南岳。

  

  1个月后,蒋介石在南岳召开第一次军事会议。不能再退,守住湖南,才能坚持长期抗战,已成为各方共识。

  

  出席会议的周恩来、叶剑英向蒋介石提出国共合作举办游干班。眼见正面战场屡遭挫败,蒋介石在会上表示“二期抗战,游击战重于正规战”,决定开办游干班。

  

  训练班开始准备选址长沙,却逢“文夕大火”而作罢,后又拟设衡阳,但衡阳系交通枢纽,日机轰炸频繁。最后,蒋介石选择南岳,开办“军事委员会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简称南岳游干班),请共产党派干部担任教官讲授游击战。

  

  以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为首的中共代表团来到南岳,参与游干班的筹建和教学。南岳古镇西街口外的桔盈圃,成为中共代表团的驻地。

  

  代表团中,一位名为胡光的成员,在游干班新闻台担任译员,他便是时年38 岁的胡志明。为摆脱越南当局的抓捕,胡志明经桂林,跟随叶剑英来到南岳。

  

  1939年2月15日,南岳游干班正式开学,由蒋介石兼主任,白崇禧、陈诚兼副主任,汤恩伯任教育长,叶剑英任副教育长。

  

  1046名从各战区抽调来的中级现职军官及其他人员,成为第一批受训学员。他们共编成8个队,有衡山籍爱国青年学员108名,曾瀛洲的父亲便是其中之一。

  

  “学员们来自全国各地,在深入民众做宣传和组织工作中,听不懂南岳本地话,无法交流,极大影响了学习和训练效果,于是南岳游干班决定招收一批衡山籍青年学生。”曾瀛洲介绍。

  

  曾瀛洲告诉湘声报记者,南岳游干班本部设在白龙潭上方的圣经学校,但校舍容纳不下千余人食宿,山下的岳云中学、大庙长廊厢房、西街口外的何键公馆等处也都住满了学员。

  

  八路军参谋长的课

  

  总理遗教、抗战建国纲领、国际形势、游击战争概论、游击政工、游击战术、民众运动……南岳游干班训练实行精神、政治、军事并重,开设了24 门课程。

  

  中共教官主要负责游击战的战略战术和政治工作两门课程,国民党教官主要讲授三民主义、总裁言行和国民党党史等政治课程。

  

  除教官讲课之外,游干班还特邀了蒋介石、周恩来、白崇禧、陈诚、胡愈之及苏联顾问季维诺夫、日本反战同盟负责人鹿地亘等讲课或演说。

  

  由于没有现成教材,中共教官以毛泽东关于抗日游击战的论述为指导,结合八路军、新四军开展敌后游击战的实践经验,集体讨论研究教学方案。

  

  叶剑英每星期讲课两次,听众有时达二三千人,第九战区的一些军官也慕名从长沙、衡阳赶来听课,甚至还有南岳寺庙里的和尚。课堂容纳不下太多人时,就在操场上大课。

  

  当时,国际新闻社记者高咏在一篇通讯中描述了叶剑英讲课的情景:“在课堂上,游击战争战略家叶剑英先生的《游击战争概论》一课,最为学员们所爱好……下课的号声响了,听众还是不愿走,再讲五分钟好不好?”

  

  叶剑英在讲授游击战时,特别强调军民团结和坚持抗战到底的信念。有一次,他讲到军民关系,用鱼和水的比喻说明开展游击战争必须紧密依靠群众。

  

  汤恩伯在旁听后,指着叶剑英对学员们说:“过去我们为什么老打不过他们呢?因为他们同民众是鱼水关系。”

  

  学员训练有苦有乐

  

  凌晨5时,起床号响起,南岳群峰还笼罩在晨曦中,游干班的教官便与学员们一道或奔赴操场,或行军在崎岖的山路上。

  

  衡山火车站、师古桥畔、茶恩寺旁……每周的游击战术实习,无论山地或平原,到处活跃着游干班教官与学员们的身影,实地演习袭击战斗、伏击战斗、骚扰战斗、自卫退却、防御警戒、侦察与搜索等科目。

  

  1989年出版的《国共第二次合作时期的南岳游干班》,由数位游干班学员回忆编著而成,其中一位便是时任湖南省政协副主席刘国安。书中描写了游干班严格的管理方式,比如报到时,男学员们被要求剃光头,女学员则被要求剪短发。

  

  学员们回忆,在紧张的训练之余,他们每天中午和傍晚都去南岳半山腰一个用石块砌的泳池游泳,夜晚常有文娱活动;星期六开联欢晚会,还经常放电影和新闻简报;有时田汉带领抗敌演剧队前来进行慰问演出。

  

  身为南岳游干班班主任,每逢开学或毕业典礼,蒋介石就会现身。

  

  1939 年9 月,南岳游干班第二期学员毕业;次年3 月,第三期游干班结束。经中共中央同意,中共代表团全体工作人员撤出游干班返回延安。

  

  游干班旧址亟待保存

  

  3个月的学习期一结束,游干班的学员们便立刻奔赴前线。

  

  “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伟大成果,是国共两党合作共同培育抗日军事人才的摇篮。”衡阳市南岳区政协文史委主任陈敦斌说。

  

  曾任南岳区委宣传部部长和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曾灜洲,2002年退休后潜心研究南岳抗战,编有《抗战中的南岳》。

  

  曾灜洲藏有两张当年南岳圣经学校的全景照片,隐蔽的群山中一片豁然开朗之地,清晰可见六处房屋挺立。他通过基督教会在美国找到的这两张照片,是迄今关于南岳圣经学校最清晰完整的图片资料。

  

  由于南岳圣经学校旧址现在军事禁区范围内,如今游人能看到的便是最高处的“委座官邸”。这座建筑物经过岁月洗礼,屋顶塌陷、窗棂断裂,令人唏嘘。

  

  “我们通过各种途径,希望可以对其进行修缮,但一直没有得到肯定回复。”南岳区文物管理局副局长刘向阳表示。

  

  “在波澜壮阔的八年抗战史中,南岳是一个中华民族‘全民抗战,团结御敌’的缩影。”在曾瀛洲看来,圣经学校旧址是南岳抗战历史最重要的见证者,不应令其继续风雨飘摇。

  

  参考资料:《抗战中的南岳》(曾瀛洲主编)、《叶剑英传》(《叶剑英传》编写组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