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悦读的时代苦读

2018-04-06 20:37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 游宇明


  现在似乎是一个崇尚“悦读”的时代。只要留心一下图书市场,我们一定会发现昔日那种以文字为绝对主体的纸质图书一统天下的局面已经不复存在,有声读物、图文合一书籍、音画出版物大量涌现。一句话,相当数量的人已不怎么在乎读书的结果,而将读书视作一个娱乐的过程。


  读书要不要有些娱乐性,回答当然是肯定的。如今这个时代,人的娱乐方式多元化,读书不过是其中的一种选择而已。假若我们的出版商不重视读者的感受,不让他们从阅读中得到快乐,读书的人只会越来越少。只是,真正的阅读者不会将“悦读”视作最终的目标,在他们看来,读书最重要的是获得见识、提升自己的能力,至于外在的东西,有的是非常必要的,比如文字的准确与优美;有的未必那么重要,比如声音化、图画化。


  或许在这个悦读的时代,我们更需要强调的是苦读。所谓苦读,就是只要是经过时间检验的好书,不管里面是否有娱乐因素,我们都要一字一句去读,该背诵的就背诵,该做笔记就做笔记,该写批注就写批注……一本书,借助音画过一遍,与在文字里用心走一趟是不一样的,前者只会让你产生感官的愉快,后者却会唤醒你的想象、开拓你的视野,甚至提升你的职业能力。


  苦读的落脚点在一个“苦”字。真正的阅读是需要下功夫的,其感受与唱歌、喝茶、聊天完全不一样。岳麓书社赠我一套精装的《曾国藩家书》,一共1500多页,最初拿到手的时候,我心里发怵:这套书要多久才可以读完呀!我的眼睛不好,读得很慢:理论,一个小时只能读十二三页;小说、散文,一个小时只能解决二十来页;读古文自然更慢。何况,每天还有教课、阅读专业所要求的文学作品等许多事情。然而,一旦我重视了这件事,也就慢慢做了起来。上课前的空隙、晚上锻炼后的余暇、写作后的休息时间,我几乎都在用心阅读这本书。两个多月后,我终于读完了上卷,完成了二分之一的阅读量。而且我的阅读是很仔细的,眼过之处,红线、批注比比皆是。


  人的一生需要许多成长,有些成长可以通过行走去获得,有些成长却只能依赖苦读。我们不能设想,一个对哲学书籍没有爱好的人会有很深的理论修养;我们也不可想象,一个不喜欢阅读文学作品的人能创作散文、小说。鲁迅观世的眼光很独特,对人性的洞察很深刻,就与他曾经大量阅读过古籍与医书有关。


  世界上有的事情可以巧,比如能坐高铁,你就不必坐汽车,能够网购,你不一定要到实体店走一路;但有的事情不可以巧,也没必要巧,比如面对纷繁世事的用心思考、面对好书的苦读。该巧的事不巧,你的效率无法提高;不该巧的事情巧,你的心灵无法丰盈。




上一篇:  回乡 (三篇)
下一篇:  城里的乡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