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3个月持续奋战,疾控人传递太多感动  刘凤姣:倾心守护一座城 | 我的“疫线”故事

2020-04-08 14:33 


微信图片_20200410145643.jpg

(点击图片观看视频)


4月9日,“我的‘疫’线故事”政协委员抗疫直播分享第五期上线。常德市政协常委、常德市疾控中心主任刘凤姣分享了她的精彩抗疫故事——“倾心守护一座城”。


1月15日常德疫情防控战打响那天起,我的工作就没了日夜。每天工作时间达16个小时以上,最多的一天通话记录有160多次,最多的一天通话时长近5个小时……这段抗疫战斗,是我人生中最难忘、最重要的一段经历。近3个月来,我和团队一直奋战在抗疫一线,只为倾心守护好一座城。


真正的“敌人”来了


1月23日(腊月二十九),下午4点左右,我们接到澧县报告:发现常德首起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市疾控中心马上派出第一支应急处置机动队前往澧县人民医院,开展流行病学调查,摸排密切接触者,连夜对送来的疑似病例标本进行检测。


检测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4点,检测结果为阳性。虽然当时要经省疾控中心复核确认才能确诊,但我相信自己的技术团队:真正的“敌人”来了!


疾控中心的工作包括样本收集、病毒检测、流行病学调查、消毒等工作,都是与病毒零距离接触。在抗疫期间,每一项工作都很重要。检测过程中,面临的风险很大。首先,工作人员要进行三级防护,因为防护装备厚重且透气性差,操作比平时难度大很多,眼罩易起雾,视线也差。工作时要特别谨慎,动作要轻缓,不能形成气溶胶,不能发生样本泄露或手套破裂等意外事件,否则就有可能导致实验室人员感染。


大家的压力肯定是有的。春节前,市疾控中心100多名干部职工由休整模式切换到战斗模式,各区县市疾控的应急响应机制也瞬间全面激活。但面对严峻的疫情,人手还是不足,没办法,大家就只能连轴转,高峰时期每天工作时间超过十几个小时。还有好多同事为了节约时间干脆住进了办公室24小时值守,有人即使偶尔回家也因为担心安全问题,不敢和家人打照面。为节约一套防护服,实验室的小伙子们穿着纸尿裤不吃不喝工作10多个小时。这些都让我感动。


疾控中心的人与病毒近距离接触,又没日没夜工作,大家的家人们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既支持又很担心。


疫情期间,一个疾控人的儿子给在防控一线的父母写了一封信:虽然我们相隔数里,但我们的心却一刻也没有分开。再强的病毒也抵不住我对你们的思念;再大的疫情也切不断你们对我的爱!我知道,在这月光下,还有无数像我一样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也和你们一样,此时正奋战在抗击疫情的一线。爸爸妈妈,不要担心我,我已经长大了,也不要担心奶奶,我能照顾好她。你们就安心在单位工作,爸爸妈妈,加油!所有抗击疫情的白衣天使们,加油!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待到山花烂漫时,我们再相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加油,爸爸妈妈!


信中的父亲是鼎城区疾控中心检验科的李明。李明的父亲在正月去世,当时正是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他忙于抗疫,没能在老父亲弥留之际尽孝,也没能为之操办葬礼,他的家人都很理解和支持。


我这几个月主要负责疫情信息的收集、防疫工作以及防疫物资的调度等方面。疫情之初正是春节,各种物资缺乏,全市都在向市里要物资,市里又安排我负责物资的调度,一下我就成了“焦点”,既要调度全市的库存,又要对仅有的一些物资进行最有效的分配,还得发动一切可能的关系,全方位动员,全球采购,最后因为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因为很多热心人、爱国华侨等的大力支持及援助,才解了物资紧缺之困。


那时候,我的母亲也因骨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当时我很难受,但也只能强忍泪水。一方面因为工作实在很忙,无心无力去照顾母亲,只能对母亲报以愧疚。另一方面,当时疫情形势紧张,使命所在,容不得半点闪失。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如何把疫情彻底地控制住。


现在回想起来,我也很感恩我的母亲,从当初母亲骨折卧床到现在可以拄着拐杖慢慢地走走,我还没有带她去医院进行过复查,已经有60多天没有见过她了,只打过几次电话,她也没有一点责怪我的意思,反而要我安心搞好工作。


履行好政协委员职责


现在复产复工,生活也在逐步恢复正常,但我们疾控中心的人还处在打仗的状态。


因为海外疫情发展迅速,现在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防控压力。从3月1日到现在,常德市共管理境外入常人员1200多人,疾控部门主要负责对这些人员开展体温监测和症状监测,并适时采集鼻咽拭子标本进行核酸检测,及时填报、录入筛查结果、管理情况和核酸检测结果等,工作量很大。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内防反弹、外防输入。


自抗疫以来,我一直在思考,是否能够更早更有效地防控疫情?是哪些原因导致了疫情的扩散?今后需要怎么做?


纵观人类发展历史,就是一部与大自然、与疾病作斗争的历史。仅进入21世纪以来,我们就经历了多次大型疫情,如非典、人感染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埃博拉出血热等,无法预知的新发传染病将会不断出现,一些已控制的传染病也可能呈现新的特点。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人类将与各种病原生物长期共存,有病原生物不可怕,但需要探索有效的防控手段。


通过应对这次重大疫情,我发现历史欠账还很多。一是公共卫生服务体系不健全,基础不牢;二是预防为主的卫生工作方针还没有得到真正的重视和落实;三是医疗机构在应对重大疫情时,无论是布局还是人员能力都还有差距;四是在处置疫情的过程中存在不科学、不全面、不系统的地方,甚至出现了人为主观性比较强,依法科学处置相对不足的现象;五是各级对公共卫生的投入不足,各种能力的建设有待加强,应急物资的储备需要到位。


作为一名政协委员,在今后的工作中,我将重点围绕这些方面的工作建言献策,切实履行好政协委员的职责。


湘声报记者陈彬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