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教之道

2021-07-24 00:16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游宇明


  一位做教学督导的朋友常常感叹如今某些大学课堂气氛沉闷,一节课从头至尾极少有学生举手提问,有时老师安排了互动环节,响应的学生也寥寥无几。这位朋友有些疑惑,她接触的一些老师知识渊博、思维前卫,应该可以引起学生对知识的兴趣,为何学生缺乏求知的主动性?


  另一友人是写诗的,不时外出做些文学讲座,讲座终了,他有时会安排提问环节,运气好的时候可能有两三个人回答问题,运气不好,一个人都没有。后来,他再外出讲座,倘若主办方没有要求,便不留交流时间。


  有句话说得好:“好问的人,只做了5分钟的愚人;耻于发问的人,却做了一辈子的愚人。”对事物的重重疑问是求知的基础。没有疑问,只是单纯接受现成的结论,不要说不可能去创造新的知识,就是将传统文化精华固定下来也不容易。


  疑问最大的意义在于它会引导一个人不盲从。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思想是人区别于其他动物的主要标志,也是我们保持固有尊严的最可靠手段。一个人对别人给出的结论不轻易相信,敢于提出种种质疑,懂得保卫自己的思想,也就知道如何护卫我们的社会。


  不愿意动脑子,首先与传统有关。“枪打出头鸟”几乎成了一种文化痼疾。一个人没什么出息,只要你“不出风头”“不张扬”,别人大抵能接纳你。你在某方面优势突出,一旦喜欢“露脸”,别人就有可能讽刺、疏远你。为了避免“出头”,一些人刻意掩饰着自己对事物的见解,也刻意躲避着跟别人的不一样。


  其次,我们的教育更应该反省。有些老师满足于将所谓“知识点”教给学生,学生则洋洋得意于将老师圈定的“知识点”背得滚瓜烂熟,所谓“上课记笔记,考试背笔记,过后全忘记”,正是对这种教育模式的写照。老师的教育古板与某些学校的管理僵化是一体两面,在如此情境下,学生怎么可能想到要提问,又有什么必要去提问?做学生如此,当社会人便可以“脱胎换骨”吗?


  不禁想起胡适做老师时的故事。胡适教书,非常看重学生探索问题的能力,他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从前在本校授课时……不重堂上考试,每学年终了,叫同学作论文一篇。往往把我不能解决的问题做题目,叫同学来研究;可是常常在同学的论文中,我得到许多新的见解,或解决我所未解决的问题。”胡适无疑懂得为教之道。


  人的脑袋应该被问题牵着走,没有“问”,焉有“学”?发现问题的能力强,解决问题的次数多,我们的思维才会真正活跃。而要做到这一点,教育者与被教育者负有同样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