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三角邮戳

2021-07-30 22:03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尹振亮



  双休日闲暇,翻腾20多年前从部队带回来的那只“百宝箱”,几枚金光闪烁的军功章都没能撩拨起我心底的涟漪,而那一大沓盖着红色三角形邮戳的信封却抢入了我的眼球,戳破了封存的过往记忆。


  如今,握笔写字、铺纸写信都成了“过去式”,而红色三角形邮戳却像把烙铁头刻在了心头。


  三角形邮戳,是国家给义务兵免费使用的。那时,我在连队当通信员,每天有项工作任务就是负责收发战士的来信、回信。地方上的来信都贴着一枚枚各式各样的精美邮票,而回信都统一使用红色三角形邮戳。


  我记得,三角形邮戳最多的时候,就是每年新兵下连队,信件会成倍增长,同一个兵每天多达10封,给父母的,给亲朋的,给好友的,等等。每天上午,我都要拿着连队那枚红色三角形邮戳,“叮咚叮咚”地在一个个的信封表面盖章,觉得自己是鸿雁传书的绿色使者。


  当我第一次回到阔别1300多个日夜的老家探亲,妈妈笑眯眯的搬出一个硬纸箱,小心翼翼拿出来的是我这几年写给家里的信。妹妹告诉我,妈妈第一次收到你从南疆海岸寄回来的信函时,她都哭了。


  望着上百封家书,母亲说:“妈妈想你了,就拿出来叫隔壁的小玉念给我听,听着听着,我心里就踏实多了。”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随后,母亲又从硬纸箱里拽出了一沓花色各异的千层鞋垫,每只鞋垫上还绣着一枚红色“三角形邮戳”。望着鞋垫上的图案与数字,我想起了那首“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诗句。


  我问母亲:“为什么要绣三角形邮戳?”妈妈说:“没别的意思,那天,刚好你寄信回来,信皮上盖了个红色的三角戳。”接过倾注母亲挂念与期盼的几双千层鞋垫,我知道,我捧着的是晶莹剔透的母爱深情。


  探亲期满,回到部队,我把母亲一针针一线线锥绣的鞋垫放在脚底,让它成为我奋进的“脚踏板”。之后,我不仅连续荣立了三次军功,还在全海军的业务技能大比武中多次夺冠。


  穿着妈妈纳的绣着红色“三角形邮戳”的鞋垫,我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山里娃,走进了芸芸众生的城市,体悟出“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也走进了云卷云舒、海阔天空的文学殿堂。



上一篇:  寻找“文城”
下一篇:  中年盼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