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文城”

2021-07-30 22:04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施崇伟



  余华的写作真慢,等他的这本新作《文城》(余华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21年3月出版),耗了8年。为不负这场等待,迫不及待买回,慢条斯里品读,追寻他笔下那段被历史和记忆封存的时光,沉浸于故事与人物的爱恨悲欢。


  故事从溪镇开始。主人公林祥福,“一个身上披戴雪花,头发和胡子遮住脸庞的男人,有着垂柳似的谦卑和田地般的沉默寡言。”他怀抱婴儿南下千里寻妻,为了一个承诺将自己连根拔起,漂泊来到南方溪镇。无数的磨难,与谜一样“文城”联系在一起,与林祥福、纪小美以及各色人物的爱恨悲欢、颠沛起伏连在一起。一个人在命运浪涛里的寻找,一群人在时代洪流中的选择,构成了一幅荡气回肠的时代画卷。


  以《文城》为题,“文城”在哪里?是小说中林祥福一生的寻找,也是读者共同的寻找。结果,“文城”只是一句谎言,一个不存在的地方。读罢故事,似乎又找到了它。“文城”是一个人间真情厚义的承载符号,它真实地存在于林祥福、陈永良、顾益民等人的内心。《文城》的动人之处,正在于对人间情义的书写。


  作家王侃把《文城》的故事内容概括为“在一个大厦将倾、纲纪废弛、民生忧苦的转型年代,一群乡绅和乡民对‘仁义礼智信’的恪守与践行”。是的,故事中的林祥福、陈永良、田大、顾益民等,无一不是温柔敦厚,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林祥福以宽厚的胸怀接纳了小美,容忍了她的背叛,历经磨难千里寻妻,也从来不曾在内心里痛诟小美,背着装下一个家的庞大包袱,在雪中挨家挨户为女儿乞讨奶水。陈永良收留林祥福父女,宛如一家人在溪镇打拼生活,结成兄弟般的情谊。陈永良的妻子李美莲,在绑匪进村把林百家绑走时,主动提出用长子去换妹妹回来,为此陈耀武吃尽了苦头,还丢了一只耳朵。顾益民身为溪镇乡绅和商会会长,为保全溪镇,与军阀、土匪斗智斗勇,在小镇遭受一次次天灾人祸时,总是竭尽所能安慰大家……虽然故事发生在19世纪和20世纪新旧交替的历史时段,天灾和人祸交杂着诸多人物九死一生的命运,但很多人物都活出了自身特有的光芒——人性的光芒,情义的光芒,坚韧和仁慈的光芒。正是这些与生俱在的光芒,深深地触动我柔软的内心。


  这就是余华笔下的《文城》,这就是林祥福毕其一生寻找的“文城”——他把人间所有的情义,当作自己一生的目标,最后在溪镇找到了。这也应该是每个人心中的一座文城!这座城里,每个人都有一颗朴实的心,每粒草都有生长的根,风光秀丽,民风淳朴,亲切而恬静。


  掩卷之时,凝神于封面。一只满含泪光的眼睛,眼角那看似蝴蝶似的图形,好像小美在大雪中祈祷死去的那个时刻。眼中堵满泪光,心中还在祈祷,浑然不知死之将至。



上一篇:  泥鳅
下一篇:  红三角邮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