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鳅

2021-07-30 22:05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向善华


  泥鳅,属鱼,却跟同类有别。鱼,大多戏游清水,往来无定,时而沉入水底,影布石上,时而挺出水面,浮光跃鳞,好似一个一个都跳了龙门,臭美!泥鳅,常潜伏泥中,呼吸吞吐,却能洁身自好,不受污染,光光溜溜一身,活活溜溜一生!


  田沟水渠河畔山塘,有淤泥的地方,泥鳅随遇而安。所以,要吃泥鳅,并非难事。人们捕鱼的工具五花八门,鱼筛、鱼笼、鱼网、鱼罾、鱼钩、鱼叉,其中,鱼笼就是专门拿来对付泥鳅的。鱼笼,又叫须笼,细篾编织,紧密结实,形如人的腿肚子,一端开着小圆口,进得去出不来,取泥鳅了,只用拔开另一端的篾箍,哧溜一空就大功告成了。记忆中,祖父有好几只鱼笼,吃过晚饭,我连跑带颠跟在祖父后头,放鱼笼去。祖父挽起裤腿,捋起衣袖,小心趟下稻田水沟,弯腰扒开黑泥,等祖父将一只一只鱼笼放好,掏出烟荷包卷着喇叭筒祖孙俩回家,暮色四合,半边月儿爬上山坡了。


  还是儿歌唱得好,池塘里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带着你捉泥鳅……不管脸有多脏,不管泥鳅捉了多少,农村长大的男孩子,哪一个不曾珍藏这样一段纯真美好的记忆呢?


  但泥鳅,终究一人难满百人意。


  其一,捧泥鳅,擒黄鳝,光这6个字,泥鳅什么性情,大家心知肚明。泥鳅,秀体柔韧,又能钻泥凫水,算是有两本事,断然是不肯老老实实被捏在那一只手心里的。宽松了,不行,收紧了,也不行,叫那手爱也爱不着,恨也恨不起。捧也罢,擒也罢,泥鳅,依然我行我素。其二,泥鳅满身是粘液,滑。滑,还不就是猾,狡猾、圆猾、油猾、耍猾、刁猾、奸猾、老奸巨猾,哪一个不是贬义,真让人汗颜,防不胜防。泥鳅,当然不在乎,原本这些贬义色彩极浓的词都是人造出来的。


  所以,泥中来泥中去的泥鳅,越发可爱了。


  双休日,夏日如火,禁不住城里闷热,带上妻儿,去郊外乡村,寻一条田沟水渠,将双脚插进清心透凉的淤泥,伸出一个手指头往那或方或圆的泥眼一戳,排开十指扒翻厚实的泥巴,嘿,没等惊惶失措的泥鳅反应过来重新钻进泥里,双手一捧,又是一条。回头一看,田埂上兴奋欢叫的小小少年,已脱了鞋袜,深一脚浅一脚摇摇晃晃趟了过来……



上一篇:  丝瓜沿上瓦墙生
下一篇:  寻找“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