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那份牵挂和期盼 湘籍航天员汤洪波与父母的浓情守望

2021-09-24 10:28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天地间,那份牵挂和期盼

湘籍航天员汤洪波与父母的浓情守望


9月17日13时30分许,神舟十二号飞船返回舱成功着陆,顺利回到地球。


从6月17日至9月17日,3名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在太空度过了整整3个月。


“太空出差3人组”回到地球的这一天,湘籍航天员汤洪波的老家湘潭县云湖桥镇飞栏村,像3个月前一样热闹,乡亲们聚在汤家,与他的父母一道观看电视直播,共同迎接“汤伢子”汤洪波平安归来。


汤洪波的弟弟汤勇洪告诉政协融媒记者,返航后的汤洪波给家里打了两次电话,第一次是中秋节当天,第二天又打了一次——这天是父亲73岁生日。目前,汤洪波在北京家中休养调理,身体恢复得很好。


汤洪波-1-2.jpg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返回舱成功着陆   新华社图


“在家里等他回来团聚”


9月17日,是飞栏村的节日。汤家小院和3个月前相差无几,提前打扫干净的院落,搬到坪里的电视机,摆放整齐的红椅,以及不断到访的宾客。因为天气炎热,汤家还从邻居家借了一个遮阳的大棚。


“5点多就起来了。”与3个月前一样,汤洪波父母汤海秋、伍兰清起了个大早,不同的是,这次二老睡得很好。


“有国家、人民的牵挂,我们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国家技术有保障,感到很安心。”最近忙着收稻谷,汤海秋每天都在田里。当天为了观看儿子返程,他放下手上的农活,又穿上了多年前儿子从部队寄回的蓝色军衬衫,早早地守在了电视机前。期间,汤母伍兰清把摆放好的电视机擦拭了好几遍。


3个月前,伍兰清曾告诉记者,汤洪波安排父母去北京迎接他回家。但由于疫情原因,加上二老年岁已高,近来身体不太好,因此,去北京的计划也就取消了。


“没关系,不让他担心,我们就在家里等着他。”伍兰清笑道。


此次“太空出差3人组”返程正好在中秋节之前,已有20多年没有和大儿子过中秋节的汤父汤母,希望儿子回来后能好好调养身体,“等他回来,给他做一桌大餐,我们全家吃团圆饭!”


作为湖南人的汤洪波爱吃辣,二老特意腌制了满罐的“浸辣椒”,热切等待儿子回老家。


汤洪波-1-1.jpg8月20日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大屏拍摄的神舟十二号乘组航天员汤洪波在核心舱内工作场景   新华社图


“他每周都会从太空打来电话”


这3个月,很多关于航天员太空生活的视频火遍网络,“汤洪波吃播”“汤洪波太空拍照”等都颇受关注。


汤海秋用的是一台老人机,无法上网,平时了解儿子的动态只能通过电视。记者给他看了汤洪波拍的太空之景视频,他很惊喜:“拍得挺好,太空很好看。”


汤洪波在舱内贴了一张儿子的照片,汤海秋说孙子的那张照片他也没见过。他告诉记者,14岁的孙子已经有一米七几的个头,超过了他爸爸。


伍兰清则高兴地向记者分享她所了解的儿子的太空日常:“他带上去的红薯发芽啦!”9月初的时候,汤洪波曾在面向全国中小学生的“开学第一课”上展示了他从湘潭带去的红薯。在飞栏村的小侄子从电视上看到伯伯的红薯发芽了,还兴奋地跑去告诉了爷爷奶奶。


在太空,汤洪波每周都会给家里打一两次电话,通过专线转接过来,时间很短,都是在问“家里情况如何?”“父母身体怎样?”


9月15日,汤海秋和伍兰清收到了汤洪波从太空打来的最后一通电话,为实施神舟十二号飞船和空间站天和核心舱的分离,3人当天凌晨3点便起床准备了。汤洪波告诉父母:他们将于17日中午12点50分左右返程。


“落地了,就完全放心了”


早早吃完午饭后,汤家人又围坐在电视机前了。


12 时43 分,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通过地面测控站发出返回指令,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轨道舱与返回舱成功分离。随后,飞船返回制动发动机点火,返回舱与推进舱分离。


看直播时,汤海秋皱着眉头,紧张地盯着屏幕,中途偶尔接到几个问候电话,才舒展眉头,笑着告诉对方:“我们正在看直播了,还有十几分钟。”


返回舱进入大气层后高速飞行,现场所有人都紧盯着屏幕,整个过程中,现场基本沉默。


“3名航天员状态良好。”随着电视那头的最新消息,现场响起了欢呼声,汤海秋和伍兰清也放下心来,伍兰清还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


“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行任务圆满成功!”电视机里的话音刚落,汤家小院响起了掌声,既是致敬3位航天员,也致敬中国航天事业。


“太空出差3人组”在地球亮相时,汤家父母以为不再直播了,便回到了屋内。


“出舱啦!汤洪波第一个出来!”不知谁喊了一声,汤海秋和伍兰清赶紧从屋子里出来。随后记者对3人进行采访,听到有人提醒当天是航天员刘伯明的生日,大家又鼓掌祝贺刘伯明“生日快乐”。


“爹爹妈妈,我回来了!身体好,精神好,非常好!”汤洪波隔空向父母报平安,人群中又响起一阵掌声,伍兰清还对着电视那头的儿子挥了挥手。


“之前还很紧张,现在落地了,就完全放心了。”伍兰清告诉记者,自己对太空没概念,听别人说航天员返程就是在一个大罐子里从天上落下来,甚至能砸进地面数米深,看了返回的全过程,觉得很神奇,完全安下心来了。


文 | 政协融媒记者 李崎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