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超15年从射击小白到残奥双冠

2021-10-01 07:29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杨超.jpg杨超

民建会员

东京残奥会射击P1-SH1级

男子10米气手枪卫冕冠军


9月6日,杨超踏上了回国之路,在北京开始为期3周的隔离。很快,他还将代表湖南,赴陕西参加全国第十一届残运会暨第八届特奥会,这也是他第四次征战全国残运会。


在东京残奥会射击P1-SH1级男子10米气手枪决赛赛场上,杨超以总成绩237.9环夺得金牌,刷新了自己在里约残奥会创下的198.2环的纪录。


从里约到东京,是一个5年的距离。从开始练习射击到成功卫冕奥运冠军,是一个15年的距离,也是杨超彻底挥别过去、迎来新生的距离。


5年备战   突破卫冕压力逆袭夺冠


8月31日,和杨超并肩站在东京残奥会赛场上的,是队友黄兴。此刻,平时天天一起训练、知己知彼的队友,此时是对手。


杨超很清楚,黄兴是一个比赛型选手,“起初,我一直是排在前面的,可是眼看着他就慢慢追上来了,我就分了一下神。”到倒数第二枪时,黄兴反超成了第一,杨超说:“当时自己心里反而踏实了,不再有其他的想法。”


就是这“没有想法”的最后一枪,发挥出了10.4环的稳定成绩,杨超实现了逆转夺冠。那一刻,涌上杨超心头的,是一种释怀。


“和5年前确实不一样了。”回想起2016年在里约,第一次站上奥运赛场就拿下冠军的时刻,杨超说,那是被巨大的惊喜所包裹住的感觉,“当时的思想非常单纯,毫无顾忌地往前冲就可以了。”


可当有了上一届的冠军光环之后,一股无形的压力总是压在杨超的心口。一边是青年人才辈出,一边是新冠疫情下残奥会又突然推迟一年,自2019年因为训练没有回老家湖南常德过年,这两年他都没有回去过年。


长时间封闭式的枯燥训练,除了训练室就是宿舍,两点一线,日复一日,杨超察觉到,自己渐渐在心理上产生了一种厌倦,或者说是疲倦的感觉,提不起来兴奋度,所以要想尽办法突破自我。


在休息时间,杨超身边的一些队友会打打游戏、看看小说。“我不喜欢打游戏,也不喜欢看小说,为了缓解焦虑,我偶尔会刷抖音或者是全民K歌,最经常的就是和老婆孩子视频聊聊天……”


虽然聚少离多,“他们对我这种长期的训练却非常理解和支持。”杨超用到了“伟大”这样的词来谈及家人,“如果没有他们,我估计自己也走不到今天。”


在杨超参加里约奥运会期间,他的奶奶突然去世了,为了让他安心比赛,父亲和妻子都选择了“隐瞒”消息,“直到别的朋友给我打了电话,我才知道。”


15年拼搏   实力做后盾稳打稳扎


从开始练习射击的那一天起,对于杨超来说,就像一道人生的分水岭。


1979年出生的杨超,3岁时,母亲因病去世。4岁那年,杨超因一场车祸失去了左腿。后来,杨超的弟弟在初中时也因为车祸头部受伤,导致智力受损。


初中毕业后,杨超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只得辍学外出打工挣钱。他摆摊卖过肉、在砖厂烧过砖,也开过电器维修店、歌舞厅,都不见太多起色。“波折太多,一直不顺利,当时我常常感觉我们这个家庭看不到希望。”杨超回忆道。


2005年,杨超去残联打算装假肢,同时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碰巧有个领导问他,要不要尝试下残疾人体育运动。虽然毫无基础,但他仍然想要试一试。


就这样,杨超接触到了射击。2006年,仅仅在练习射击2个月后,已经27岁的杨超,在湖南省第七届残疾人运动会上取得了1银2铜的好成绩。自此,命运的齿轮仿佛开始了逆转。


打了两届省运会后,到了2010年,杨超的名字依然没上省队的名单,“我觉得很诧异, 但也挺无奈,感觉只好认命了。”可是没想到,过了几天,杨超突然接到常德市残联的电话,让他去省队集训,“后来我才知道,省队里面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的选手刚好离队,空出了一个位置给我。”


2014年的全国射击锦标赛,杨超记得很清楚,那一届的3个项目,自己每次都是资格赛第一,但是在10米和25米的决赛时,却总是在一位老牌的奥运冠军面前败下阵来。苦战到最后一场50米的比赛,终于拿下冠军的他,受到了国家队的青睐。


“能进国家队也是很幸运。”杨超说,当时有一位国家队队员年纪大了要退役,队里准备要在自己和黄兴中选一个补上空位,恰逢一位老运动员因病去世,他和黄兴便一同入选国家队。


“从练习射击以后,看上去我似乎一路都走得挺顺利。但我觉得无论如何,努力才是一个先决条件。”杨超说,在运气好的情况下,必须有实力做后盾。


在省队,杨超感激自己遇到了一个极其负责又要求严格的教练,教练要求杨超不仅每天要写训练笔记,每次考核和比赛前后还要写方案和总结。而进入国家队后,杨超成了中国残疾人射击队教练胡兵口中“最刻苦的一个”,每天五六个小时的训练时间,往往在杨超这里变成七八个小时。


“即使一个简单的扣扳机的动作,都要经过10年的磨合。”在杨超最初练习射击时,教练这样教导他。从零基础到最终站上残奥会的赛场,一步步稳打稳扎,杨超刚好花了整整10年,而后他顶着已有的光环又拼了5年。


杨超说,等到隔离期结束后,最想做的事是回常德老家,看看许久未见的家人。然后好好备战十一届全国残运会,“希望回到湖南之后能赶紧投入到训练当中去,争取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全国残运会。”  


文 | 政协融媒记者 廖宇虹